“南京這麼大的河西地區,除了小區里有些綠地,很多馬路邊的行道樹又矮又稀疏,怎麼就成森林城市了?”自去年南京繼無錫、揚州之後成為我省第三個國家森林城市之後,很多人就存有類似疑問。難道人們對森林城市的理解有誤?
  “確實有誤。”省林業局負責國家森林城市申報的專家王學東昨天告訴記者,國家森林城市評價指標是由國家林業局制定,根據各個城市降雨量不同確定森林覆蓋率。我省所有城市年降雨量都超過400mm,因此要求地區森林覆蓋率達30%以上。但森林城市不僅指城區森林覆蓋率,還包括近郊和遠郊的。南京近郊有紫金山、老山,遠郊有高淳、溧水和六合的丘陵地帶,森林覆蓋率較高,因此,合乎國家森林城市的創建要求。無錫老城區綠化覆蓋率也不高,但鄰近太湖新城區則很高,基本上呈現路在林中、房在林間的風貌,是江南水鄉型森林城市。“綠楊城郭”揚州則是蘇中平原型森林城市。
  創建國家森林城市近年來已成很多城市努力的目標,這不僅能提高城市美譽度,也能改善人居環境。不過,在專家看來,對照國家森林城市要求,無論已建成的城市,還是正在創建的城市,都存在某些不足。
  首先,森林城市必須建立在可持續、低成本的基礎上,講究樹種多樣性和野生植物保護。“但不少城市只關註是否四季有花,只關註美化問題,耗資巨大,收效卻不大。”省林科院景觀樹種與花卉研究所所長黃利斌研究員舉例說,像南京紫金山的森林,就能做到少管護甚至免管護,管理成本很低,卻成為南京的“綠肺”。而南京市區一些公園,種植大量紫薇和紅葉石楠等名貴樹種,年年要修剪,每年每平方米養護成本超過6元,可20年後也沒見長大多少,既沒有留下森林資產,也缺乏好的生態效應。
  省林科院專家調查後發現,很多城市郊區也在種草坪,如南京機場高速公路和寧杭高速公路兩邊。這是巨大的浪費。黃利斌認為,如果在高速公路兩邊種上香樟等高大喬木,基本不用管護,若干年後就能長成參天大樹,生態功能、景觀功能、經濟效益都有了。老城區由於歷史原因,不可能拆掉樓房種樹,但新城區完全可以通過科學規劃達到綠樹掩映的效果。“上海新城區道路兩邊綠化帶都很寬,有效減少了汽車尾氣污染。南京的繞城公路、繞越公路本來也可這樣做,卻‘種’了高高低低的樓房!”
  居民住宅小區綠化是城市綠化的重要組成部分。國家林業局的評價指標規定,國家森林城市的鄉土樹種數量應占城市綠化樹種使用數量的80%以上。這幾年,我省綠化部門已確定並公佈適合在我省栽種的鄉土樹木名錄。但由於小區綠化由開發商主導,基本無視這一規定。“只求好看,不管樹能不能成活,這種情況比較普遍。”省林木種苗管理站站長盧克成研究員說,蘇南有些城市的開發商為製造“賣點”,居然移植不適宜在江蘇種植的熱帶樹種,如四季常綠的金合歡、海棗樹,結果,房子賣出不久,樹就死光了;還有不少小區,灌木和草坪成了綠化主角,因為看上去比較美觀。其實,居民小區綠化完全可以多種一點鄉土樹木,如銀杏、櫸樹、欒樹、楝樹,這些樹種適應性強、生長快,用不了幾年就可以亭亭如蓋,樹冠很大,對吸附灰塵、改善空氣質量作用很大。
  “森林城市除林地之外還要有雜草,除林網之外還要有水網。”黃利斌說,他常看到園林工人拔除綠化帶內的雜草,其實,雜草是林地的有機組成部分,對城市有百利無一害,為什麼要清除呢?還有,城區河道兩側,都用石塊和水泥駁岸,看上去很整潔,實際上破壞了植物多樣性。最荒唐的是,不少城市熱衷於修建廣場,廣場上光禿禿的,沒一棵樹。常州市下轄的一個區,城中心有塊占地幾百畝的廣場,連一叢灌木都沒有。到了夏天,烈日炙烤,熱氣蒸騰,是典型的浪費綠化資源的行為。
  “森林城市是對一個生態系統的管理,除了多種樹、種合適的樹,還要珍惜園林、樹木廢棄物的循環利用。”王學東說,在美國,每到秋冬之際,會有專人收集落葉,堆肥後成為有機肥,然後覆蓋在生長樹林的錶面,既能增加土壤營養,又減少污染。“而我們的城區,樹木產生的落葉、園林修剪後的樹枝,都被當成垃圾運走填埋,甚至一些街頭小公園內的落葉也被掃得乾乾凈凈。這麼做,既浪費很好的資源,又產生不必要的開支,真的不應該。”
  本報記者 朱新法  (原標題:森林城市,切莫只盯“四季有花”)
創作者介紹

產品設計

xk83xkabu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